关于终南形意拳
·终南形意 ·传承年表 ·拳法特色
拳馆热线
136-6189-0725
我的武术情缘
About ZhongNanXingYi
您的当前位置:位置 > 关于终南形意 > 我的武术情缘
我的武术情缘

四十年漫漫学拳路——访终南形意拳郭鸿麟老师

我的武术情缘

记者前言:我的武术情缘,欢迎所有喜欢武术的朋友一起来分享你的习武故事。你可以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中华武魂",在节目的留言板上和我们交流互动。

"这个笔记差不多在79年、78年的时候我就开始做了,这个都是以前的黑抄,买的话差不多一毛多分钱。老师讲的话,我自己的体会、理解,把它记下来。"——郭鸿麟小心翼翼地翻看着手中的笔记本,每一页纸张都已经微微泛黄,但俊秀的字迹依然清晰可辨。从四十多年前,郭鸿麟在扉页上记下师父教的第一个动作要领开始,他用这本笔记本记录下了三十年来学习终南形意拳过程中掌握的每一个知识点。如今,师父已经故去十多年,但这本笔记本依然时刻提醒着郭鸿麟师父当年的每一次谆谆教导。他指着自己记下的一个招式,回忆起师兄弟因为这个招式引发的争论: "我们这形意拳呢,因为它是有正负拳的。一个是打斜角的,一个是打正角的,打正面的。我一个大师兄跟一个师弟,为了一个炮拳,两个人就争论了,一个说这个是正确的,另外一个说那个是正确的,你搞混掉了。两个人告状都告到我这边来了,来问我了,都希望我站在他们那一边。呵呵我说实事求是,我有笔记本的,拿出来告诉你,哪个是正的,哪个是负的。呵呵"

"记得我拜师的时候,我们先生拿的就是一本黑的硬抄本给我,他自己手抄的。先生不是怎么有文化的,字也写的歪歪扭扭的。但是他就是根据他的老师口述,记录下来的。所以到我手上呢,我也养成了这么一个好的习惯。这对我一生的学习,帮助很大的。"

四十多年前,上海黄兴公园的一座假山旁,一个叫卫春元的人,正在指导两个孩子学习终南形意拳。而在不远处,一个十多岁的男孩,怯生生地望着他们。几个星期以来,他每天都坚持来看卫春元教拳。这个孩子就是郭鸿麟,而卫春元则成为了他今后跟随三十多年的恩师。

郭鸿麟合上笔记本,向记者讲起四十多年前跟随师父学拳的经历。"那个年代,交通很不方便的,我们在浦东,自己要乘公交到周家渡摆渡,然后再乘车子,到那个复兴公园那地方。那路上来回,我估计最少也要一个半到两个小时。如果晚上去练的话,回来都要十一二点钟了。回来了以后还不睡觉,把老师刚刚教的东西,回来还得琢磨琢磨,比划比划。然后到早上四五点钟,又要起来了。又要锻炼了,那年代,很痴迷这个武术的。有时候早上到他那里去练拳,老师不但不收我们钱,还得给我们吃早饭。一有兴致了就在家里面教我们比划。他家里那米缸啊凳子啊,不知道被我们打坏了几个了。我们先生家里有几件宝贝的。一个呢,就是一根四米左右的白蜡杆。这根白蜡杆,练枪法的基本技法用的。给他练得都已经完全泛红了。渗出红色了。后来呢那个年代,先生被打成右派分子,后来他那根棍就不大好公开张牙舞爪了。这个棍嘛,受管制的嘛,后来就给他一拆二了,我跟我那个师弟,一人拿一根,后来呢就跟着师父练这个盘龙棍"

郭鸿麟的师兄弟们都说他的拳打得跟师父最像,说到其中的秘诀,郭鸿麟想起那段在上海体育宫给师父做助教的日子。他不仅辅助师父教拳,自己也在学习。一个动作师父每次教,他都学习一遍。一招一式,学得越来越扎实。跟随师父三十多年,直到师父晚年,郭鸿麟还在学习。

"我印象最深的是他临走的那几个星期。哎呀那个时候就我刚刚说的那个盘龙棍,平时他嘴唇都发紫,坐在那边都气喘吁吁,心脏功能不好。然后我们去了以后,他会拿那个——我们上海话叫"屋促头"就是那个晒衣服的时候挑一下那个杆子,他还拿那个比划给我们看。所以呢非常怀念自己的先生。他比划给我们看的时候,就他临走的那一两个星期。所以说我们一则是学习,二则是陪着他,到他终了。所以我们还是基本每个星期都去看先生的。所以想想,先生在的时候不怎么有迫切心,所以呢就马虎了。学习也不怎么卖力,反正先生在么,不懂可以问他。但是突然之间他走了,现在想想也是后悔。当时先生多讲一些多听一点。后来先生就走了,一下子就走掉了....."

"这是我们终南形意第一代传人张喜德。这位呢,是我的师爷,张士林老师。这身衣服穿得非常神气的。他是因为在国民党部队做过军官的,所以呢他的这衣服毛领,这皮的,你看.....。 这张呢,是64年的时候,张士林老师在上海的时候,跟他的几位徒弟拍的。"

"这位就是我们的卫春元老师"。

"我们一般开馆的时候,不管是我,还是我的学生来,第一件事情,就是给我们的前辈上一炷香,表表心意"。

"他墓地做在他老家,无锡那个地方。我每年都带着我的学生,都去给先生扫墓。一方面是怀念先生,一方面是告诉我的学生们,不能忘了这些前辈们。所以我的学生都不错,每年都能这样坚持。我先生的家里人也非常感动:"我们家里人也不能一定做能到,一家老小每年都开着几辆车给先生扫墓"所以我觉得我可以影响我的学生们,让他们知道中国的传统——忠孝。"

07年师父去世后,为了传承终南形意拳,郭鸿麟和两个师兄弟决定一起开馆教拳。但最后一刻,几万元的装修费用和每个月六千多元的场地租金,让另外两个合伙人望而却步。郭鸿麟却一人咬牙坚持着。 "刚在医院做了一个月,也就两千多一点吧。爱人还是比较好的,每个月还得拿出千把块垫在里面,还有朋友呢还得跟着你一起赔,呵呵"

"当时呢,确实是蛮困难的。好几次都是要撑不下去了,但是呢,又舍不得把它关掉。我有一个很好的兄弟,他是武术爱好者。他偶尔加油看到,这旁边怎么有个拳馆,就上来看看,跟我聊天。聊得比较好,他就认我做大哥了。所以呢,他就每个月给点赞助费,无私地支持我。那个年代,如果没有他鼎力支持一把的话,我就做不下去了。"

"他是练大成拳的。大成拳跟我们形意拳就是一家拳。我们俩平时也交流的,他呢把大成拳的示例啊,站桩的方法教我,我呢,把我五行拳的用法呢,练法呢,也告诉他。"

除了练拳,郭鸿麟还是个书法爱好者。一走近郭鸿麟的拳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他自己用行书写的"终南形意拳"几个大字,一笔一划,宛如终南形意的一招一式,铿锵有力。打拳跟练字,在郭鸿麟看来,有异曲同工之妙:"我们练武术的人,都知道,练武术呢跟书法还是有密切关系。我们很多武术大家,其实都擅长书画。楷书呢,工整规矩,某种角度来说,练武术也是这样,要工整规矩,耐得住性子,不能好高骛远。当然,书法呢,笔画很多,但是最基本的笔画,有起笔,回收。 那打拳也是一样。如果一个拳打得直线,直愣愣的,不好看。它一定是弧形的,带有折叠的往返的,这表现才能把拳打好。"

爱打拳,写书法,但郭鸿麟的本职工作却是医生。但如果没有学拳,他可能还是工厂车间里的一名技术工人。从工人到医生,学拳让他的人生轨迹彻底改变。"我们当然是讲这个传承。创立拳馆的艰辛,但是武术还是给我的人生带来很多快乐的事情。我这个做医生呢,是半路出家的,因为我们学武术的都有点三脚猫,跌打损伤,都会手摸两下。我在单位工作的时候,有些工人啊落枕啊,腰扭啦,我都会给他们搞两下子。他们都知道我是练武术的,都叫我给弄两下。一弄么有时候碰巧就弄好了。弄好了么传话传到我们医务部门了:你们老是配个膏药贴贴,贴么贴不好。人家搞两下就搞好了。医务部门的领导就说了:啊,有这样的事啊?哪个部门的?。就去了解了。一了解我就说我从小学武术的,也碰到跌打损伤自己学一点,读点书。先生也教我们一下。医务部门的领导就说了把这个小孩借到我们部门一下,就送到卫生学校去读书去。那么就开始学了一个医生。本来是生产工人的。所以,也是因为这个武术,使我的人生开始改变了,变成医生了。"

今年一月份,郭鸿麟的拳馆举办了建馆十周年纪念活动。他说,这座拳馆,就像他自己的孩子,看着它从襁褓中一点点长大成人。但就是在这个一手带大的孩子十周岁的时候,他主动退居二线,把馆长这个位子让给了徒弟。至于原因,郭鸿麟有自己的打算:"所以我现在把我的拳馆,包括我以后这个中华武术会,终南形意拳专业委员会也要给我的学生来弄。我们还是比较传统的一种,讲究的是尊师重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它要拜师,它要递帖。有些东西是给学生讲的,有些东西就必须给徒弟讲的,所谓的关键的地方,那就只能给徒弟讲。我还是有点老思想的。所以我呢是主要从事文字啊拳书本身的技术归纳,推广让学生做推广工作。他们思路比较广,这样呢就有利于拳的面这块有利于推广。 我们应该是做幕后工作的时候啦。"

"从加入中华武术会以后呢,在这个协会的大力支持下,第一次参加了协会组织的比赛项目。比如说今年,上半年就参加了金华组织的世界武术锦标赛。我们,上去了四个队员,全部拿了金牌。包括上海市民武术节,包括学员,都参加了市民武术节的的表演。另外一块呢,我们主要是培养小孩。现在因为我们这个拳要传承,所以我们特地开了少儿的形意拳班。"

六十多岁的郭鸿麟看起来只有五十出头,说话时慢条斯理,温文尔雅。教拳、整理文字资料,忙着给终南形意拳申遗。虽然已经不是馆长,但现在的郭鸿麟反而变得更加忙碌。采访快结束时,他告诉记者,希望趁现在还有体力精力,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年纪,能把毕生所学,都教给徒弟们,别把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弄丢了,那样对不起师父。

侠义情怀,心有独钟,你可以搜索微信公众号"中华武魂",给我们留言,也欢迎加入"中华武魂"粉丝群,一起交流互动。我的武术情缘,下一次期待你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