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动态
·新闻动态 ·终南公告 ·拳理感悟
拳馆热线
136-6189-0725
终南形意郭鸿麟老师讲拳_习武笔记(三)
New And Trends
您的当前位置:位置 > 终南动态 >详细文章

                   235075-121209213J761.jpg

 黑泽明的自传题为《蛤蟆的油》。说日本民间故事里有一种蛤蟆,长得特别丑,被人抓到放在镜前,蛤蟆一看到自己丑陋不堪的真面目,就吓出一身的油——黑泽明是以此自喻——大师尚且如此,何况我们这些庸碌无能的俗夫。
       《习武笔记》写了两篇,停笔了半年,主要是怕丑。门径未窥奢谈体会,确属无知无畏。回头一看一身油,吓得不敢再写。但师友督促,要我坚持写下去,作为对自己练 拳的鞭策。我想丑就是丑,怕也没用,况且什么都不肯做只会越来越丑。所以还是把师父所传和个人练习中的体会和感悟记下来,好在可以借着这个由头东拉西扯, 倒也不一定全是说练拳。
       还有个不敢写的理由是怕吵。都说文人相轻,其实武人又何尝不相轻。看法不同常常导致争吵,争吵不是平心静 气的说理,更不会有科学实证的验证,往往是意气用事地指责攻轩,甚至是人身攻击——这是最无益的事。在下根本没资格称为武人,只是习武强身,把练拳作为一 种锻炼身体的方式。在习武过程中,对功夫中蕴含的文化因素产生了兴趣,有感于较少看到这方面的文字,因此勉为其难为武学阐扬做点基础的文字工作。其中的观 点多是师父所传,也有一些自己的考据和联想。师父所传只是我们这一派的一些具体要求,自己的想法更是缺乏验证的井蛙之见。且随着练拳时间的积累,看法也在 变化,比如现在我对中国功夫的认识就与写前两篇《习武笔记》时有了很大不同——因此确无吵架的意思和资格,只是一个过程的记录。

    言形意,必言五行拳。

      五行之说起源甚早。据考最早见于《尚书·甘誓》:有扈氏威侮五行,意弃三正。《尚书·洪范》明确五行为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 《国语》、《左传》等书更屡屡可见相关记载。客观地讲,相对于阴阳等中国古代哲学的其他重要概念,五行学说更加偏重于经验和归纳,而 非纯粹的玄想和思辨。它是古代先贤从具体的直观的经验中归纳,然后由已知推向未知,从而构筑自然、社会、人类的统一结构模式的尝试(葛兆光《道教与中 国文化》)。
      从表面看,木火土金水,春夏(长夏)秋冬,东南中西北,青赤黄白黑,仁礼信义智,鸡羊牛马猪,李杏枣桃栗,目耳口鼻 二阴,肝心脾肺肾,怒喜思忧恐,风暑湿燥寒、崩炮横劈钻等等一一对应,丝丝入扣,囊括一切而又和谐完整。但是,稍具科学知识的人不难判断,五行学说的思维 方法本质上是类比”——把从此物中归纳出的规律直接推演应用于彼物——其实也就是打比方。类比方法深深根植于我国文化。在文学艺术领域,我们也善用 类比,修辞上叫做比兴,即朱子所说的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比如,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又比如羊羔羔吃奶眼望着妈,小米饭养活我长大。因此,五行学说在思 维方法上仍然是思辨的,而不是实证的。这种学说虽然能够包罗万有而且在形式上非常优美,但它毕竟是不严密的。虽然在某些问题上确实有一定的解释力,但在另 外一些问题上也常常给人比附牵强之感。
       这样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五行拳与五行学说的关系。一方面,五行理论能够用来说明五行拳的某些 特点既不神秘也不奇怪,因为类比的前提就是在某些方面具有相似性,尽管可能只是很抽象的相似。例如拳家常以的属性为沉坠来说劈拳的下沉劲,以水波的 翻涌来形容钻拳的发劲如同海浪拍击岩石——这都是很好的比喻,但这也只不过是比喻。另一方面,应用五行学说,通常要保持其形式上的完美。现实与之不符的部 分,往往要为理论的完美而牺牲,被裁剪为与理论一致。形意拳五行生克的大道理一讲,特别是上百年的讲下来,中间到底哪些是符合事实的有益类比,哪些是 牵强附会的生搬硬套,可就真难说清了。比如五行拳是否真的只能按照五行相生,劈、钻、崩、炮、横的顺序练?打乱了顺序崩、横、劈、炮、钻是不是就练不好形 意拳?相克的关系是真实存在还是只是为了迎合理论而妄造的无稽之谈?所有的类比都有利于阐明拳理吗——说崩拳有木的属性,横拳有土的属性,固然能找到言之 成理的讲法,但这样讲拳对练拳者究竟有多大帮助?
      在实践中应用五行理论最广泛,较有效验的中医领域,一些有识之士并不拘泥五行成 说,而是能够客观地承认五行学说只是在某些方面具有解释力,而不是在任何方面都能与实际相符。比如《金匮要略》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先实脾,便直说 脏腑(肝传脾),而不说五行(木克土)。再如,医家都知道,肝病传脾是很常见的,但是脾病影响肾的病理现象就很少见。诊病治病必须实事求是,如果固守五行 学说,非要依据土克水而要人按照学说理论去生出一种病来,岂不荒谬?
       其实五行拳就是形意拳的功力拳,练的是五种不同的劲力。练五行拳的过程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找劲的过程。此外,古代流传的或现代某些派别的形意拳中,也并不见得都有五个基本拳式。如唐豪曾在河南陈家沟见过的《心意 六合拳谱》中就说心意六合拳的基本拳法有六势,而不是五势(在河南陈家沟流传过的这本《心意六合拳谱》与山西流传的戴龙邦所著《心意拳谱》不同。此书经陈 鑫以太极拳理法修订为《三三拳谱》,但在抗日战争时期遗失。(松田隆智《中国武术史略》))再如,山西、河北两派的形意拳均以五行拳和十二形为主体,但传统的河南派形意拳的主体架构则是四拳八式,并无五行拳,河南派宝鼎所著《形意拳谱》虽然也讲到五行,但只是虚讲五行理论,全书没有关于五行拳的论述。
       综上,对形意拳而言,五行理论只是一种说理方式和讲拳方法。讲拳、练拳不应拘泥于此,更不该将之玄虚化神秘化。讲拳是为让别人明白,练拳自己要练个明白。如 果道理玄虚神秘到没人能真正听懂,那问题多半出在道理上。都说姬隆风祖师以枪化拳,形意拳在攻击上通常上不过眉,下不过脐,而较少下盘的打法,是否正 是它脱胎于枪法而具有的特点?崩,中平枪也;钻,上刺枪也;劈,下击抢也;横,枪之横格也;炮,枪法之格刺也——以枪讲拳也是一种与形意拳发展史相符合, 与实际相符合而又形象具体的讲法。当然,以枪讲拳也只是一种讲拳方式而已。无论怎么讲,总归是把复杂难解不易体会的东西讲到形象具体对练拳者有帮助有启发 为好,而不是相反的,把简单的东西说成神秘复杂,让人无从捉摸。
 
       拉拉杂杂从蛤蟆说到枪法。我们中国人的类比思维习惯真是根深蒂固。【撰文:王岗】